Archive for February, 2016

A baby girl

Monday, February 29th, 2016

2016-02-29 17.11.05 (more…)

队友五年

Sunday, February 21st, 2016

2016-02-21 09.03.43

2016-02-21 12.53.56

2016-02-21 12.54.04

《踏花归去》(未完成)

Friday, February 12th, 2016

序曲:葬礼

2012年4月14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东一墓园。

灵堂,我排在长长的吊唁队伍中,随着莫扎特《安魂曲》,缓缓移动步履。直到前面人们逐渐走过,弦乐低音悲怆、沉重,我独自面对安卧在鲜花中先生的遗体。

除了满头白发,先生面容还是那么熟悉。他脸上没有眼镜,看上去特别宁静,安详,似乎向我微微一笑。

我知道,自己青年时代起,所有那些寻找、抉择和坚持,都和面前这个音乐和鲜花间静卧的人有无法分割的联系。

他,是我一生的导师。

我深深鞠下躬去,33年光阴凝成奇点。生和死,开始界限模糊。

我意识到,生者和死者之间交流是可能的。

每一个生命都不是孤独存有。灵魂间灯灯相照,光光相融,无尽复无尽的链接,是跨越生死界别的。

对于我,眼前这个鲜花间静卧的人,他的音容、他的话语、他的生活道路、他存在的光辉,从来都在昭示某种生命与永恒的联系。

《安魂曲》赋格严密安宁,我最后一次,深深地在老师面前低下头去,手里唁笺上,印着那句和花丛中安详脸庞同样熟悉的哲言:

有两种东西我们对它们的思考愈是深沉和持久,它们所唤起的那种惊奇和敬畏就会愈来愈大地充溢我们的心灵,这就是繁星密布的苍穹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葬礼上人很多,与李老师,方克和他太太林琳说了短短几句后,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来到灵堂门外的。我只记得那如血的夕阳,似乎永不坠落地照耀在亚利桑那高山大漠之上。

(more…)

远方

Thursday, February 11th, 2016

0
(more…)

妳的召唤

Thursday, February 4th, 2016

berkeley

起点和南厅之间

Wednesday, February 3rd, 2016

2016-02-03 15.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