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蛋这一边

转自槽边往事

请你们允许我发表一条非常私人的讯息。这是我写小说时一直记在心里的东西。我从未郑重其事到把它写在纸上,贴到墙上:而宁愿,把它刻在我内心的墙上,它大约如此: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