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4

夜航

Friday, July 9th, 2004

一九八九年春假,夜车去底特律。在塔里静坐,等待法国,西班牙和玻利维亚的“援军”。你当时不会预见,多伦多美术博物馆那明亮的一刻。

第五次是夜航,起点不同,中转站一样。

(more…)

签名-声音

Thursday, July 8th, 2004

国际知名学者联名致信胡锦涛要求释放蒋彦永大夫

萬之 譯

「斯德哥尔摩消息」国际知名学者和汉学家马悦然、罗多弼、黎安友
、林培瑞、艾皓德、杜特莱等多人联名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释放
蒋彦永大夫,信件中文译文如下: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阁下:

我们给您写信是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北京叁0一医院的蒋彦永大夫
。蒋彦永大夫和夫人华仲慰在今年六月一日,即1989年六四事件的十五周
年前夕,被警方拘留。虽然我们欣慰地获知华仲慰後来被释放,但蒋彦永
大夫至今仍在拘押中,我们对此深感不安。 蒋彦永大夫是令人尊敬的医学
专家,对中国社会和世界都做出过卓越贡献。众所周知,他在去年中国 “
萨斯”病毒流行时不惧压力率先发出警告通报世界。如果不是他的勇气,
病毒很可能更大规模扩散,导致更多中国人民的生命危险,给世界也带来
更大危害。 我们知道在今年二月蒋彦永大夫还上书中国人民代表大会要求
给1989年六四事件平反。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拘捕蒋彦永大夫,我们认为
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只是履行了他的基本人权,即发表言论的自由。他
不仅作为医生为社会提供了一生的优秀服务,作为公民,也表现出社会责
任和良知,精神可嘉。他不仅不应被关押,反而应该受到赞扬。 我们签署
此信的人,大都是从事汉学研究或其它学术领域的学者。我们欢迎中国近
年来在文化、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所有良性发展,但也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我们不得不关注蒋彦永大夫的状况。蒋彦永大夫年届七旬,一生兢兢业
业,尽职尽责,服务社会,报效国家。中国政府绝对不应该对他有不公正
的对待或伤害。我们呼吁您立即采取措施,释放蒋彦永大夫。

签名人: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Goran Malmqvist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中文系教授、主任罗多弼(Torbjorn Loden)美国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中文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挪威奥斯陆大学中文教授艾皓德(Halvor Eifring
)法国埃艾克斯大学中文教授杜特莱(Doel Dutrait)美国马尔克特大学
政治学教授麦考米克(Barrett L. McCormick)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冯
奈斯(Peter Van Ness)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戴维厄斯(Gloria Davies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孙华伦(Warren Sun)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戴维
斯(Michael C. Davis)美国普南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林祺(Daniel C. Lynch
)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教授古德曼(Merle Goldman)美国加州大学洛
山矶分校鲍温(Richard Baum)台湾国立大学教授张锦华(Chang Chinhwa
)台湾东海大学教授锺谷兰(Ku-Lan Chung)加拿大魁北克蒙特利尔大学
教授拉利波特(Andre Laliberte)台湾国立大学张清溪教授(Ching-hsi Chang
)法国巴黎第一大学高级研究员塞巴斯蒂安(Jean-Pierre Cabestan)美
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迪特摩(Lowell Dittmer)美国加州大学伯克
利分校研究员萧强(Qiang Xiao)美国马利兰大学研究员李晓蓉(Xiaorong Li
)瑞典皇家工学院博士张钰(Yu Zhang)

Our gaze

Wednesday, July 7th, 2004

Peter Monge,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Networks, p4

What is unfolding before our collective gaze is being driven by spectacular advances and convergences in 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and by the collective economic, political, societal, cultural, and communicative process collectively known as globalization.
……

Globalization process are fundamentally altering our perceptions of time and space. Harvey (1989) points to space-time compression where both time and space collapse on each other as instantaneous communication obliterates the time it takes for messages to travel space.

Ano Nueva

Monday, July 5th, 2004

1bird
Flying Seagull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