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3

蓝色的水

Sunday, November 30th, 2003

雨,且有些暖。蓝色水中默默颂咏新的符语。

“那过去的并不仅仅是过去.”

回到Milano,左边《心理结构基础》,右边《寂静的春天》,音乐响起:

”Para bailar la bamba
Para bailar la bamba
Se necesita
Una poca de gracia
Una poca de gracia
Y otra cosita……“
……

鲸鱼没有出现

Friday, November 28th, 2003

从东到西,你们终于到达了。牛群在山坡上安详地游弋。虽然等了许久,鲸鱼没有出现。

(more…)

So, Cairo

Wednesday, November 26th, 2003

在Cafe Milano,意大利苏打,绿色的薄荷冰。

鱼电邮来她的极短篇“故事”,开罗的咖啡馆,抽水烟袋的记忆。女作家是Velta,六年以后,你在伦敦向她问的那个问题,如今有了答案

“So, Cairo.” 一九九三年二月,Luxor。尼罗河两岸白色的水鸟起落,农田里有神秘的残恒。

(more…)

早已开始

Wednesday, November 26th, 2003

B1无窗的四壁,灯光晦暗。门外正在上商业报道课。明天是感恩节。许多技术问题仍然没有解,不过,是再上路的时候了。

昨天的归图,是连通,是醒悟,也是回到早已开始的开始。那更深的结构真的存在吗?还是“一切都是表象?”真的一切都是表象吗?

为什么我们又需要回答?

超越“素朴”。简简得繁,悟繁至简,你不再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