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之歌

在烟雾腾腾的会议室里
我们高声争吵﹐怒斥对方
然后分成几派﹐结成终身的仇敌
深绿的河上
相驶而过的轮船互相鸣笛致意
婴儿在炮战的废墟间抽泣
我们不会
不会在人类的苦难面前转过身去


东方的寺庙﹐香烟缭绕
一些熟悉的气味扰动流亡者的心情
喷气机窗外眺望
远方的雪山安祥宁静
股市的喧嚣化为城市混沌的韵律
地下的古墓依然封存著未尽的棋局
病毒与时装扩散如云海的图案
从一块大陆漂移向另一块大陆
留下父母们獃滞的眼神
那疼痛刻骨铭心

早晨的田野﹐傍晚的田野
红头发金头发蓝头发花儿一样鲜艳
冰川溶化﹐雨林消亡
只有那沙漠里蒙面的女子才真正懂得悲伤
那些须发披肩的人
那些衣衫褴缕的人
那些在海滩上将身体均匀地晒成深褐色的人
谁能听得懂鲸鱼的歌唱
赌场的屏幕上群马奔驰
骑手的生命在蹄声中剥落
像深秋的落叶﹐悉悉索索

没有翅膀的飞翔
没有终点的旅行
从一片夜到另一片夜
被讹传成不同名字的星辰
电缆默默织遍海底
希望的鸽群飞起﹐信仰在新月的弓弦上铮铮有声
这一道光芒已经孕育得太久
我们不会
不会在黎明之前放弃
我们不会
不会在人类的苦难面前转过身去

1993年6月初稿于维也纳多瑙河上 2002年6月完稿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圣约翰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