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1

司马璐:王若望是硬骨头

Wednesday, December 26th, 2001

  十一月十五日,在朋友家的聚会上,听说王若望先生病重,当时我和
戈扬都吃了一惊。在我的心目中,若望虽然消瘦一点,但他的身体一向是
健朗的。不久前,我还听到他的讲话,声音洪亮,绝没有想到他有病在身
,而过去一年的时间内,戈扬却经过心脏手术开刀,早已是个重病的人,
那天去萧强家,戈扬也是带著病去的。   

  十一月十八日,我和戈扬去医院看若望他,当时虽然体力很弱,但头
脑非常清醒,他对戈扬谈到五十年前第一次在山东解放区见面的往事,并
转过头对我说:「我们是延安的老同学啊」。   

  我和若望都是一九三七年底到陕北,曾同时在云阳安吴堡的训练班学
习过,然後去延安,他在陕北公学,我在抗大。两校常集合在一起上课。
一九四○年我离开延安,四二年若望也离开了延安,其时中共正展开延安
整风,不走我们可能遭遇王实味同样的命运。   

  我与若望相识虽早,交谈不多,因为当时在陕北,同志间能说私心话
的机会不易。若望在山东解放区及後来改革开放期间,与戈扬的接触较多
。戈扬对他的印象是,若望性格开朗,放言无忌,常使朋友为他担心受惊
。   

  若望,戈扬和我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我们都是江苏同乡,又是三十
年代共同追求民族解放、自由平等的理想主义者,我们都在那个时代,参
加了中国共产党。老实说,当时我们这些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对於共产主
义所知不多,祗错误的理解为,当年的中国共产党,是代表进步。後来我
们都逐渐认识共产党的本质。   

  若望,戈扬和我都先後流亡海外,若望热心海外民主运动。做过很多
很有意义的事。若望的逝世,我和戈扬都很难过,我们的交谊都有五、六
十年了。今天他的躯体虽然死了,他的精神是永远不会死的,所谓王若望
精神就是勇往直前,战斗不息的精神。   

  戈扬说,「王若望是个硬骨头。」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萧强谈中国人权资金来源

Friday, December 14th, 2001

 吉辰丘(原载2001年12月14日《多X周刊》第81期)

  1989年 3月29日是中国著名政治犯魏京生入狱十周年,一群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学者在美国纽约创建成立了 “中国人权 “组织,十多年来,中国人权从小到大,发展到每年筹款百万美元的跨国组织,2001年麦克阿瑟奖得主﹑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萧强回顾多年的筹款过程说,选好项目﹑办实事是积累组织信用的必经之路。

  萧强10月24日荣获2001年度麦克阿瑟奖($500,000.00),11月11日他在接受专访时说,中国人权属於非赢利机构,所有经费来源均来自个人和团体捐款,所有理事会成员也每年毫无例外全部捐款。但经费大头来自与各国个人和团体捐款,捐款规模直接决定中国人权的运作。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专门负责筹款工作,但多年来筹款一直是他工作的重要任务。

  萧强透露,中国人权近两年来每年筹款都达到100万美元左右,其中来自团体和个人的各占一半。2000年支出大约80多万美元,其中纽约﹑香港两个办公室全职雇员11人,工资﹑房租﹑通讯等营运费用占一半,其余一半为项目费用,包括向中国大陆良心犯家属发放救助金的专款专用项目。这也是中国人权第一次开始营运出现财政盈余,预计2001财年支出100万美元。

  讲起当年,萧强回忆说,中国人权开始都是靠义工支撑工作,1991年他加盟时,中国人权靠著借来的5000美元运作,直到91年底才筹到3万美元,是麦克阿瑟基金会提供的一次性指定“启动”资金,不过从1999年起,麦克阿瑟基金会重新开始资助中国人权的具体项目,捐款10万美元。

  萧强介绍说,1999年以前,中国人权接受的捐款中,团体捐款占70-80,其余为个人捐款。1999年后,个人﹑团体捐款各半。从捐款数来看,中国人权捐款一直处於稳定上升状态,从91年的3万﹑92年5万﹑93年9万﹑94年10万﹑95年15万﹑96年20万﹑97年30万﹑98年35万。1999 年,他们筹集了50万,2000年达到100万,2001年100多万。

  他说,有许多捐款人不愿公布姓名,如一名华裔捐款30万美元。就可公布姓名的捐款者来看,捐款最多的是Prodigy公司前总裁Carr先生,捐款20 万。捐款最多的组织是美国的Atlantic Philanthropy基金会,捐款50万。捐款次数最长的是美国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几乎每年都捐,这两年大约每年捐款20万。此外中国人权还接受过来自加拿大﹑英国﹑荷兰﹑香港﹑芬兰﹑瑞士﹑澳大利亚等国政府﹑团体和私人捐款。

  从2000年中国人权报告上看,捐款的基金会还有美国的Combined Federal Champaign
﹑华盛顿的The Freedom Forum﹑香港的Fund for China’s Democracy和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香港专上学联)﹑芬兰的KIOS Foundation﹑纽约的Joyce Mertz-Gilmore Foundation和 The Overbrook Foundation﹑美国的索罗斯基金会(The Open Society Institute)﹑Reebok Human Rights Foundation,欧洲的The Ruben & Elisabeth Rausing Trust﹑美国的Florence Teicher/Epstein Philanthropies﹑澳大利亚的Peter Van Ness
﹑英国的Westminster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和英国外交部人权项目基金等。个人捐款500美元以上的还包括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旅居瑞士的斯诺夫人﹑六四学运领袖李录等。

  他说,回顾十年来的筹款生涯,最重要的“做事”,选好项目,选好项目执行人,踏踏实实地办事,把事情办好,无论是申请研究课题﹑筹办杂志﹑办网站,都是如此,这样中国人权的“信用”才一点一点积累起来
,对外推销时才能够言之有物,经得起对方审查。

  被问及“获得麦克阿瑟奖是否有助於筹款”时,萧强笑著说:“应该是的,至少见个什么人容易些了。”

  萧强最后说,他注意到网上有消息称方励之是他在科大时的导师,他表示否认。“我的导师是吴杭生教授,他是院士,不过我当时也不是什么好学生。至於方励之先生,他是我的精神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