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1997

克隆留诗

Thursday, April 17th, 1997

zuguo (more…)

Tuesday, April 8th, 1997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萧强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五十三届会议上的发言
议程10
发言人:萧强
1997年4月8日

主席先生,有机会在这里发言,我感到非常荣幸。

在本委员会,今年是第七次提出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决议案了。为什么中国的人权问题和本委员会继续密切相关?我想就这个问题谈下面两点看法。

主席先生,我要说的第一点是:中国人想有人权,中国人配有人权,中国人坚决争取享有人权。之所以外界听不到这些声音,是由于中国政府的全面压制而造成的。
  
中国存在的人权侵犯已经有很多详细记录,而且广为人知:我只想举其中的一个例子。根据中国”在监狱中。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由于和平表达政治见解或宗教信仰而受到监禁的人数远远不止此数。比如说,在最近外界披露的政治拘押条例中,有200多个案例并不是被当局用反革命罪起诉,而是以扰乱社会治安,流氓罪到经济犯罪等其他名目。这些案例当然不在当局的统计之中。另外,政府广泛使用“劳动教养”这一不经法庭审判的行政处罚方式,大量人权活动人士被送往劳动教养农场,时间可以长达三年。这一数字当然也不会在官方的统计里出现。

主席先生,大量政治犯的存在,仅仅是中国人民在政治自由方面被压制的一个指标。政府是通过消灭这些异议的声音来压制整个社会。
  
我要说的第二点是:中国需要人权。人权对于中国人民不是奢侈,中国的领导人更不应该惧怕人权。恰恰相反,人权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须,没有人权,中国社会的稳定和未来都得将有真正凶险。
  
中国目前在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都在经历迅速的变化。如果人民不能享有最起码的公民和政治自由,无法参与那些影响自身命运和生活的决定,那么这些转变不仅会格外困难,还可能演变成冲突和暴力。目前的中国领导人对政治改革缺乏远见,毫无议程。但是如果政治改革不和经济的自由化同步进行,则将无法保证持续的繁荣和稳定。
  
举例来说,中国目前已经有严重的失业、数额巨大的流动人口、大量工厂极端恶劣的劳动条件,还有政府的行政和商业系统蔓延的无法医治的腐败现象。如果民众无法以和平方式表达不满或自行组织去改变状况,这些问题将会演变成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危机。

主席先生,请允许我这样结束我的发言:只有尊重人权,中国才能有稳定和繁荣;一个稳定而繁荣的中国,才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和有价值的成员。提出批评中国人权的决议案,是对中国人民争取人权的支持,也会促进中国向一个自由、人道和公正的社会演变;而只有这样的中国,才能成为世界上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因此,我敦请本届委员会必须继续关注在中国发生的系统化、制度化、持续不断的人权侵犯。

  谢谢主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