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1990

Wednesday, April 25th, 1990

让我亲吻
你浅浅的绿眼睛

你的金头发
你的白凉鞋

为你穿好
素色的衣裙

你顽皮地
向我眨了眨眼

缓缓消失在
缤纷的夏天中

90.4 Washington D.C.

雪原

Sunday, April 22nd, 1990

你雪白地仰着
抓紧蒙面的白纱

我滚烫,坚硬地
慢慢滑向

你柔嫩的双唇
乳峰,脐上,毛上

你低低嘶叫
绝美的腿伸向空中

我问你看见了什么
你说是雪原

90.4 New York

Thursday, April 12th, 1990

听到她自杀的消息
我楞了很久

放下电话,忙背起吉他
匆匆赶向机场

到她家时已近午夜
海滩上默默坐满了人

他转过身,看见了我
烛火从他手上掉下来

夜色如水,我弹起琴
人们轻轻地和着那支歌

90.4 New York

醒来

Thursday, April 5th, 1990

舅舅读大学时
得了重病

二十二岁的他
跳入了大海

三十年后,一天
妈妈同样地离去了

许多个无眠的夜晚
我渐渐明白

生是梦
死是醒来

90.4 Washington 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