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1989

法院,合影,去台大

Sunday, December 31st, 1989

民运人士昨访台北地院 关切司法与政治互动关系
——
柴启宸:台湾只有刑案 没有政治案件
记者汪士淳/台北报导
1989年12月31日
民运人士昨访台北地院 关切司法与政治互动关系
柴启宸:台湾只有刑案 没有政治案件
庭长沈银和表示,西德的法官与政党关系密切,台湾似乎趋向「极端化」
记者汪士淳/台北报导

  「全美学自联」成员及大陆民运人士一行四人,昨天造访台北地方法院。这些来自大陆的学生特别关切法院审理和政治有关案件之相关问题,以及政党与法官之间的关系。台北地院院长柴启宸表示,台湾只有刑事案件而无政治案件;而庭长沈银和则以他赴西德进修之见闻,说明西德的法官与政党的关系十分密切,法官甚至需要政党推荐才能升级。

  昨天访问台北地院的大陆人士是「全美学自联」主席刘永川、秘书长刘亚东、主席助理秦萧及天安门广场指挥部广场总台台长张锐。他们参观台北地院的各种法庭,也参观了公证处为新人傅乃豪、吴瑞樱的证婚仪式,仪式完成后并与新人合影。

  随后于短暂的座谈中,刘永川询问法官在台湾的地位如何?行政庭长陈聪明先表示,此问题问在场的第三者──新闻记者较为适当;后来他也含蓄的说,法官虽然于近年来也常遭到批评,但是一般说来仍受到社会相当的敬重。

  刘永川接着问,法官参加政党,有没有限制?

  柴院长回答,宪法未限制法官不能参加政党,但是目前的限制是法官可以参加政党,但不能参与政党活动,以免影响其办案的超然。

  秦萧问,对于民进党的案件,法院如何指派法官审理?而国民党的法官又有多少?

  柴院长表示,目前法院对于案件的分配,全部是以抽签方式分案,法院无法指定法官。至于国民党籍的法官有多少,就台北地院来说,也有不少法官参加国民党,但他要强调的是,这些法官都是在学生时代即入了党,而不是当了法官之后才加入国民党。不过,不论是不是国民党,法官审判案件时,依法应超出党派考虑之外。此外,台湾并没有所谓政治案件,只有触犯刑法及其特别法的刑事案件。

  有西德法学博士学位的庭长沈银和,今年赴西德研究半年最近才回国。他说,西德的制度之下,处理法官与政党之间关系恰与我国的舆情相反。西德的法官一向参与政党活动,还可以担任党内职务。甚至法官要在审级之间调升,还需获得政党的推荐方能成事。沈银和认为,我国对于法官参与政党的问题之认知,似有走向极端之嫌。他说,这也是因为过去台湾政治是一党独大,造成反对方面争取选票的诉求也扯上司法,殊不知如此诉求牺牲了司法的公信力,绝非社会之福。

  记者江中明/台北报导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刘永川等三人,昨天到台大参观,并与师生代表座谈,及接受台大夜间部声援六四天安门事件捐款十万元。

  台大校长孙震昨天对刘永川、刘亚东、张锐表示敬佩。孙校长表示,中国历史上能够冒大险、犯大胆的都是年轻人,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可期。

  刘永川表示,在美国就听说台大和北大很像,台湾最大反对党民进党多位干部也都是台大出身,所以想来看看。

  孙校长说,台大各类型的学生都有,他自己曾属「死读书型」,在座的杨国枢教授、刘瑞生训导长当年都是「活动力强」的学生。

  刘永川等人曾对台大学生会会长的合法性、校园党部问题,及大学新闻社「仲夏夜之梦遗」录影带风波等事件,详细了解。

抵达台北

Tuesday, December 26th, 1989

这里的山,水,人。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