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诗笺

星星

那一夜我太累了
睡下就没有醒

当装甲车碾过帐篷
我还在香甜的梦中

我们的肉粘在冰冷的履带上
血一寸寸渗入石板

我们的青春
在熊熊火光中升起

依然守望着广场
成为黎明最亮的星星


鲜花

那是绝食后
第六天的黄昏

一位双目失明,白发苍苍的老奶奶
在小孙女的搀扶下

捧着一大束鲜花
颤巍巍走进人群

纠察线默默分开
喧哗的广场久久地安静

暮色苍茫中
花儿血一样红

大爷

你们那位是首长
我找他说话

您说这是谁下的
黑了心的命令啊

我们北京好好的
你们开着坦克进来干吗呀

您也是中国人
把枪撂下,我领您去天安门看看

求求你们都把枪撂下
那儿都是孩子们哪

鼓手

唱了一夜歌,喊了一夜口号
大伙都累极了

快天亮的时候
广场上突然息了灯

我们明白,军队就要进来
最后的时刻到了

一片死寂里,不知是谁
抱着鼓走到纪念碑上

二十万人静静地坐着
黑暗中只有那缓缓激越的鼓声

街头

胡同口
两辆自行车撞在一起

我操你妈
李 鹏

没你的事
全赖丫庭的李鹏

戒严戒的车都没了
咱还得上班去

大哥走好
对了,晚上您也去广场吗

女儿

为他合上双眼时
我没掉一滴泪

他的学生证,那稚气的笑
至今还在我的怀里

第二天清晨,我带着黑纱
去给他的父母发信

在燃烧的路障
坦克,机枪,凛凛的刺刀前走过

我不害怕
我是北京的女儿

母亲

他才满二十
前天他才满二十啊

弟兄四个,他是最懂事
最孝顺的孩子

他就是拿着话筒
和大伙一起跟当兵的讲理

……坦克就这么
就这么压过去了

老天爷,你不会做天
你塌了吧

大嫂

当兵的,你们可真行啊
你冲着我也打呀

九岁的孩子也惹着你们了吗
你们还算是人吗你们

有种你们上老山去呀
你冲我们北京人开什么枪啊你

大学生们也都是你这岁数
喝我们口水还说声谢谢

你再开枪啊你,我不怕
活着不也就跟蚂蚁似的吗

勇士

街心,单薄的白衬衣
面对隆隆驶来的坦克

有种
你就压过来吧

不用躲
你绕不过去

你可以把我压碎
但在每一寸长安街上

我还将
不断地站起来

街坊

枪一响,大伙儿往外冲的时候
谁也没知道害怕

让解放军在家门口打了学生
咱北京人寒碜哪

可那止是打了学生
那是杀了学生,还杀了咱们街坊

那些来院里喝过水,害羞,懂礼貌的孩子
那个在,那个不在了,咱不知道

血洗净了,广场又铺平了,又能去乘凉,放风筝了
从今往后,咱们还乐得起来吗

孩子

游行的时候
他骑在爸爸肩上

小手举着个大牌子
“父子声援团”

烧军车的时候
他跟在爸爸后面

爸爸拿一个大火把
他拿一个小火把

一大群警察把爷儿俩抓走了
四岁的孩子,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旅伴

两名便衣铐走了
邻座的女大学生

她的红衬衫
乌黑的长发,乌黑的眼睛

旅伴们都记住了
她明亮的笑容

没有人说话
列车隆隆穿过隧洞

窗外是云雾中
北国蓝色的山峰

饭店

来来,再满上
不能说了,咱还不能喝吗

兄弟
你醉了

扯蛋
我没,没有

那这是几
(竖起两根手指)

民主
和自,自由

等待

今天,他们又要审讯了
我在默默数着时间

他们还会诱迫,拷打
我还会什么也不说

她白色的身影还会出现吗?
她严厉的黑眼睛,象母亲,姐姐,还是女友

那双美丽的手
还会轻轻为我搽洗伤口

天快亮了
我等着那个时候

后记

这些诗献给
生我爱我的爸爸妈妈

我的曾剃着秃瓢
天安门前举着大旗的弟弟

那些在最恐怖的日子里
舍身帮助我的

朋友,亲人,不相识者
还有我心爱的姑娘

献给一九八九
我的中国我的北京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月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