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1989

钢琴

Wednesday, April 26th, 1989

四岁起,父亲请了老师
教我学琴

我六岁登台演出
十五岁进音乐学院

我第一个丈夫
就是大二的主科老师

照片上是我女儿
都说真像我年青时候

她坐在琴边
筋腱扭曲的双手放在腿上

89.4 Grand Station

Wednesday, April 26th, 1989

阳光明亮的早晨
空气清新

她赤着脚
裤管沾满草地的露水

泛蓝色的白衬衫
披着天青色的纱巾

那是飞机的窗帘
我们在旅行时偷来的

群鸟飞过
碧蓝辽阔的天空

89.4 Notre Dame

Friday, April 21st, 1989

你的眼睛湖一样蓝
纯澈如晴空

你的眼睛夜一样黑
明亮像星星

蓝眼睛,黑眼睛
闪耀的是青春

黑眼睛,蓝眼睛
心溢满了爱情

像夏夜清爽的风
像天边温柔的云

89.4 GRAND Station

焰火

Tuesday, April 18th, 1989

吃过晚饭,电又停了
小城的夜死一样漆黑

爸爸妈妈又在吵架
奶奶又催我上床睡觉

朦朦胧胧地,我看见灿烂的焰火
隐隐还有隆隆雷声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学校
老远就听到一阵阵欢呼

教学楼被敌机炸成了瓦铄
同学们都跑到操场上,拼命地朝天抛着书包

89.4 GRAND Station

其息深深

Saturday, April 8th, 1989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

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若然者,过而弗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

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受而喜之,忘而复之。是之谓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谓真人。若然者,其心志,其容寂,其颡鼽。凄然似秋,暖然似春,喜怒通四时,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故圣人之用兵也,亡国而不失人心。利泽施乎万世,不为爱人。故乐通物,非圣人也;有亲,非仁也;天时,非贤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亡身不真,非役人也。若狐不偕、务光、伯夷、叔齐、箕子、胥余、纪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

古之真人,其状义而不朋,若不足而不承;与乎其觚而不坚也,张乎其虚而不华也;邴邴乎其似喜也,崔崔乎其不得已也,滀乎进我色也,与乎止我德也,广乎其似世也,謷乎其未可制也,连乎其似好闭也,悗乎忘其言也。以刑为体,以礼为翼,以知为时,以德为循。以刑为体者,绰乎其杀也;以礼为翼者,所以行于世也;以知为时者,不得已于事也;以德为循者,言其与有足者至于丘也,而人真以为勤行者也。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

庄子《大宗师》

情报

Saturday, April 8th, 1989

会议开始不久,一种奇怪的声音
透过地板传来

愈来愈大,像是一个人
受极刑时发出的呻吟

局长摆了摆烟斗,上校把兜里的收音机调大了音量
几次三番,还是压不住那惨烈的呼喊

会议室充满了足球赛的欢呼
我死死地抑住就要迸裂的神经

底层是密封刑讯室
我昨天的情报,花束中夹着早晨露水的芳馨

89.4 GRAND Station

海上

Monday, April 3rd, 1989

小时候,我就最喜欢叔叔
他说话慢慢地,笑起来声音特别响

政府不许他旅行
不许见朋友,不许同时和两个以上的人说话

每天要去警察局报到
上街的时候有人盯着

我和妹妹偷偷送去报纸
我喜欢他的眼睛,沉思的时候它们那样亮

海上的夜
船舱里有人轻轻弹着吉他

89.4 GRAND S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