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1988

渔村

Monday, December 26th, 1988

许多年后
歌唱家又回到那个渔村

风吹起满头银发
脸上肌肉已经松弛

海滩上晾着破旧的渔网
那个黎明,那片彩霞一样的歌声

他舞台上的一生
没有人有那样美好的声音

不见渔村
废墟上有战火烧过的痕迹

88.12 South Bend

成长

Wednesday, December 21st, 1988

直到那时候
家里才知道我的事

我还是第一次
看到父亲哭了

当时我仍然不懂
觉得无所谓

是啊,谁都被伤害过
也伤过别人

你问我什麽是幸福
是成长

88.12 GRAND Station

校园门口

Friday, December 9th, 1988

嘿,拉着手的
你们俩在相爱吗

不关我的事
你是不敢承认吧

瞧,都他妈的不承认
好像爱是个脏字

全说,我恨你
听着可真舒服啊

褴缕的黑衫
飘动的,染成蓝色的白发

88. Berkeley

歌者

Friday, December 9th, 1988

这是为一个
死去的朋友写的

那时她和男友分手了
她很怀念他

后来她结了婚,有了孩子
她还是怀念他

后来她死了
是一次车祸

他调了调吉它
开始歌唱

88.12 Berkeley

名字

Friday, December 9th, 1988

家里为我准备好了一切
护照,机票

当时军政府在到处抓人
生命随时都有危险

但比死亡更可怕的
是自己的同志

至今我仍然不懂
为什麽党不能容纳一个同性恋者

我叫约瑟夫玛丽亚
谈了这麽久,还没问您的名字哩

88.12 Berkeley

 

姑娘

Friday, December 9th, 1988

紫红色旧毛衣
牛仔裤上钢笔画了些图案

光着脚,坐在马路边上
听那流浪歌手的歌唱

偶尔从书包里
拿出半块面包咬上几口

她的手和脚是那样地粗糙,美丽
长长的秀发在夕阳里轻轻地闪着柔和的金光

起落的鸽群
黄昏沉睡在城市的肩上

88.12 Berkeley

鹿,宇宙射线及其它

Thursday, December 8th, 1988

(more…)

候机大厅

Thursday, December 8th, 1988

他手里拿着一本杂志
高大,英俊

谈天的时候
脸上有明亮的笑容

一个年青的黑人走过来
小声地问他要擦皮鞋不要

他宏亮地答应了
付费十分慷慨

柔和的音乐
安静的候机大厅

88.⒓ Chic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