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1988

象墓

Wednesday, November 30th, 1988

老象终于倒下了
象群发出了哀鸣

它们用牙掘松泥土
用鼻子卷起石块

用脚踩土堆
修成一座象墓

然后排着队
绕着墓慢慢地走

直到夕阳西下,才渐渐离开
向密林深处走去

88.⒒ GRAND Station

日出

Saturday, November 26th, 1988

那是我们镇上
最大的教堂

神父是家里的好朋友
我常去他那里玩

一次,神父问我
享受过自己身体的乐趣没有

我看着他
那双多毛的手慢慢伸过来

…你还记得
那次海上的日出吗

88.11

走过冬天

Saturday, November 26th, 1988

冬天来了
该说些什么


秃了的树桠
厚厚的冰下仍有流动的河
也许会很美
如果你穿得暖和

北风
冻裂石头的寒冷
车辆们小心翼翼
在结冰的道路上行驶
交通事故
还是增多

我要说的
不是这些

我的冬天
是雪后的阳光
明亮,凛冽
完美的雪地使人无法抑制泪水
心灵不敢颤动
生怕又露出旧野的猩红

我的冬天
是珣丽的黄昏
荒原,落日
玫瑰色的雪地直达天顶
灿烂的猎户星座
像一架打开的钢琴

那个旋律
也许我们都还没听清
最寒冷的日子里对温暖有最强烈的渴望
走过冬天
当我们走过冬天
会更理解
和热爱生命

冬天是
我的季节

88.11 Notre Dame

画家

Wednesday, November 23rd, 1988

我买过无数水果
摆在画室里

新鲜多汁
表皮充满了弹性

渐渐变老,生虫
最后死于腐烂

有的果子
却会完美地干掉

色泽晦暗
像肉身和尚一样美

88.11 GRAND Station

Realization

Friday, November 18th, 1988

“What did Enlightment
bring you?”

“Joy.”

“And what is Joy?”

“The realization that when everything is lost
you have only lost a toy.”

秋天-信

Wednesday, November 16th, 1988

风起的时候,叶子纷纷飘落下来
有着斑斓的,秋天的颜色
溪水里有冰屑流动的声音

已经有,很多秋天了
地球上有过很多树木
(宇宙里,有很多星球)

Not one. Not two

Sunday, November 6th, 1988

How does one seek union with God?
The harder you seek, the more distance you create between Him and you.

So what does one do about the distance?
Understand that it isn’t there.

Does that mean that God and I are one?
Not one. Not two.

(more…)

教授

Saturday, November 5th, 1988

那疯狂的年代
教授失去了妻子和唯一的女儿

他把自己反锁在屋里
双手缠紧了高压电线

嘴唇动了动
眼睛一闭,用脚踢上了开关

短路的电流
烧掉了他的两个姆指

残缺的手
黑板上写下方程

88.11 Notre Dame

夫人

Friday, November 4th, 1988

最后那些日子
我去看望过她

医生说,酒精已溃穿了
她的肝脏和脾胃

她紧抓着我的手
眼睛又柔和地亮起

断断续续的声音像碎片
破碎前曾是那麽美丽

教授很忙,夫人
我是圣诞节的那个外国学生啊

88.11 GRAND S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