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1988

树桠

Tuesday, April 26th, 1988

屋子很小,但很温暖
杂乱的书使我亲切

我有点渴
他递给了我一杯水

我们聊了很久
他说,今晚你别走了

我没说话
一切都很安静

只有在风雪中
吱吱折断的树桠

88.4

白光

Tuesday, April 26th, 1988

麻柳峡中
有座莲花寺

莲花寺内
有口夜光潭

潭水碧绿
深约两丈余

每逢无星月的
夜深之时

自潭中升起
一团白光

88.4 Notre Dame

老人

Tuesday, April 26th, 1988

那个老人
看起来很老了

他老伴五年前
就去世了

听说
他自杀过一次

他从来不去酒吧
只来我们这儿

一杯杜松子酒
坐在干净明亮的地方

88.4 South B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