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

在银行,抢劫犯开了一枪
他就死了,多么荒唐

我们早就分手了
他那时已又结了婚

我再也没有那样地
那样地爱过一个人

他第一次求婚时我十四岁
都过去了,多么荒唐

透明的酒
柔和的暗红色的灯光

87.11 South B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