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 物理学家

童年的星座簇拥在我们周围
噢,物理学家
自由的电子在膝前活泼地戏耍
噢,物理学家

还在做那个遗憾的梦吗?
(那些任性的矩阵早已对角化)
还在找那颗神秘的星吗?
(我们曾相信那里定是ET的家)

 怀着对奥秘的深深崇敬
我们注定要终身寻觅
常新的宇宙在不断沸腾
奇异地吸引着渴望的眼睛

我们从哪里来又将往哪里去
这自由的心灵在宇宙中到底有没有兄弟?
电子为什麽这样小星系又这样大
为什麽我们又需要回答,噢,物理学家

相约过在那天河那灿灿的繁星之中
我们的小灯也要闪烁光华
童年的星座仍然簇拥在周围
噢,物理学家,物理学家

1985 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