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1985

噢, 物理学家

Friday, May 31st, 1985

童年的星座簇拥在我们周围
噢,物理学家
自由的电子在膝前活泼地戏耍
噢,物理学家

还在做那个遗憾的梦吗?
(那些任性的矩阵早已对角化)
还在找那颗神秘的星吗?
(我们曾相信那里定是ET的家)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