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1984

圆号响起的时候

Thursday, October 4th, 1984

《?!》(第一句用升调?)

那么,这是真的
你将等待我
等我篮里的种子都播撒
等我将迷路的野蜂送回家
等船篷、村舍、厂棚
点起小油灯和火把
等我阅读一扇扇明亮或黯淡的窗口
与明亮或黯淡的灵魂说完话
等大道变成歌曲
等爱情走到阳光下
当宽阔的银河冲开我们
你还要耐心等我
扎一只忠诚的小木筏

那么,这是真的
你再不会变卦
即使我柔软的双手已经皲裂
腮上消退了娇嫩的红霞
即使我的笛子吹出血来
而冰雪并不因此融化
即使背后是追鞭,前面是危崖
即使黑暗在黎明之前赶上我
我和大地一起下沉
甚至来不及放出一只相思鸟
但,你的等待和忠诚
就是我
付出牺牲的代价

现在,让他们
向我射击吧
我将从容地穿过开阔地
走向你,走向你
风扬起纷飞的长发
我是你骤雨中的百合花